买抖音号到老街交易网
交易平台提供抖音号交易,抖音号转让,抖音号出售求购,代售,购买卖抖音账号交易价格等一系列抖音号交易中介服务,买抖音号到老街平台交易网门户.
当前位置:主页 > 抖音歌曲 > 正文

抖音不再是K12学科的“避风港”

09-20 抖音歌曲

“注意做学科培训的老师!Tik Tok将在三个月内全面封禁K12相关视频!以后的课程不能挂小黄车!”

最近,这样的谣言在颤音平台上迅速传播,这个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遍了整个教育培训行业,引起了热议。

这个“谣言”并非空穴来风。据报道,一些业内人士在Tik Tok一位官员的朋友圈里看到了它的发布,具体如下:

根据国家的监管要求,Tik Tok将限制在直播室和短视频中添加学前辅导、小学辅导、初中辅导和高中辅导四大类商品。不过,目前相关品类的商品一般都可以加入窗口。

随即,多位学科知识主播在颤音平台上发布视频,称最近收到了来自Tik Tok的官方通知消息,内容如下:

目前,根据北京监管部门对教育培训行业的最新监管要求,从2021年9月13日起,平台将对教育类下学前辅导、小学辅导、初中辅导、高中辅导四个细分类别下的商品采取限制短视频预告片和直播预告片的措施,上述类别下的商品将不在短视频预告片和直播中销售。

这个消息一经曝出,主题主播很难静下心来,业内人人哀叹。颤音平台上的教育普及,K12课程的火爆销售,仿佛就在昨天,但现在,政策监管的手依然伸向这个平台。

“是时候来了,”一位K12学科主播说,“学科教师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没了。”

教育内容已经成为Tik Tok内容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9月底,Tik Tok发布了第一份教育内容数据报告。报告指出,截至2020年6月,Tik Tok累计教育内容量突破10万亿次,累计点赞量突破3092亿次,累计转发分享量突破102亿次。

这些广泛的内容可以分为七类和主流玩家,其中与K12学科相关的已经占了四类。腾讯课堂、网易公开课等综合类;辅导工具,如作业帮助和猿猴辅导;火花思维、洋葱数学等数学;新东方在线、阿卡索外教等。

今年6月18日期间,高图课堂、思勉辅导、斑马等品牌在Tik Tok每天直播6个多小时,主要面向新用户销售体验课。虽然没有更多的信息流帮助,但销售人气和直播人气仍然很高。当时有业内人士透露:“高图课堂每个号在每个平台每天消费100万元左右,每个月能卖出4-5万单体验课。”

除了这些知名的头部企业之外,颤音平台上的教育短视频也在网上催生了一大批名师。这些老师在网络名人中光鲜亮丽的一面在第一时间引起了整个教育行业的关注,随之而来的资本和名气的浪潮也瞬间开始起起落落。

有媒体对此进行了测算,以某在线教育平台上的一位英语老师自设课程出售为例。

一套名为《30天突破高中英语阅读理解》的课程卖了999元,一个月卖了8302册,光是这位老师一个月的收入就能达到830万元,除去平台划分后的收入约为660万元。这样算下来,老师的年收入可以高达8000万元。

一些数据调查也显示,通过网络平台授课的兼职教师收入也非常可观,短短一个课时的销售额就高达50万元到100万元,时薪能达到5万元以上的例子不在少数。

与此同时,在今年“双减”政策的紧环境下,不少学科型教培机构也迅速将目光转向电商平台和直播投放。“网络名人教师”这一职业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各学科教师的转型目标。

“这种现象没有错,我认为这是完全正常的,”Tik Tok的一位主题主播表示。“毕竟专业知识过硬的老师都在思考如何转型,很难放弃这个行业。而如果网上直播课做好了,收益确实非常可观。”

“但显然,从现在开始,颤音平台上的所有K12科目内容都开始有风险,之前的黄金时代可谓匆匆而过。”

教培行业大多数学科主播之所以会对此有很大反响,也是因为Tik Tok远不止是整改调整的平台。

9月9日,淘宝率先发布公告,直接披露了其特殊处理方案。方案强调,将对违规校外培训产品进行规范管理,各商家要及时进行自查自纠,不要在义务教育阶段和学前阶段投放、销售违规校外培训课程和违规电子教材。

同时,Aauto Quicker也删除了K12学科的相关课程。据悉,在Aauto faster平台培训机构的小店铺里,很难找到K12课程产品,只有文具、五金、教材等产品;但是在相关学科产品的搜索中没有找到培训课程产品,搜索结果都是补充教材。

对于存量最大的颤音平台上的主题主播,有业内人士对此进行了解读和分析。首先,从目前Tik Tok向知识主播发布的官方通知来看,更多的是针对限制主题商品的销售渠道和销售方式。

通知原文明确表示,上述四类商品不会以预告片形式在短视频和直播中销售。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通知中并没有提到窗口销售的方式受到限制,目前对于Tik Tok的平台来说,短视频和直播的内容并没有受到相应的限制,科目内容还是可以通过这两种方式进行讲授。

但是,如上所述,在各种平台上对主题内容进行整改是不可逆转的趋势。目前对学科门类的限制大概才刚刚开始,未来的政策取向也是未知的,所以谁也不能明确保证其他学科的内容不会受到影响。

显然,无论如何,在颤音平台上继续学科内容的深度工作是非常冒险的。对于那些目前正处于转型十字路口的人来说,

学科类老师们来说,想要入场前必须要慎重做决定。在“双减”对于广大线下线上学科类机构皆做出重大整治后,具备政策敏感度的广大从业者们已然纷纷意识到,抖音等平台上的学科类内容,必然不会成为政策监管的真空区。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gsadood.comhttp://www.gsadood.com/douyingequ/6994.html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