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抖音号到老街交易网
交易平台提供抖音号交易,抖音号转让,抖音号出售求购,代售,购买卖抖音账号交易价格等一系列抖音号交易中介服务,买抖音号到老街平台交易网门户.
当前位置:主页 > 抖音歌曲 > 正文

快手抖音“打”到资本战前三场激战硝烟未散

09-18 抖音歌曲

在10月底的一周内,Aauto Quicker连续两次曝出在香港上市的传闻,称这家快速发展的公司已经确定美国银行和摩根士丹利为保荐人,目标是在2021年第一季度上市,但具体时间表尚未披露。计划筹资目标为50亿美元,估值区间为400-500亿美元。

随即,字节跳动方面也透露,正在考虑推动Tik Tok业务在港单独上市。知情人士表示,包括高盛在内的许多投资银行已就承销事宜与字节跳动方面进行了沟通。

字节跳动咬住Aauto Quicker上市节奏的做法,让业内认为这又是一个字节块。然而,陈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对搜狐科技表示,接连上市并非纯粹针对竞争对手。“整体来看,是蚂蚁A H同步上市带来的时间窗口问题,从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很可能是市场高点。也许下一个时间窗口将是三年后。”3日晚,蚂蚁突然暂停上市后,陈悦天认为对其他拟上市企业影响不大,且因蚂蚁锁定巨额资金,仍可视为时点。

陈悦天透露,今年年初与Tik Tok和亚图快手资本运营部门沟通时,双方的态度都是不想先上市,因为不想先向竞争对手展示运营数据。"自动加速首先上市,表明它决定先冒这个险."现在,Tik Tok正试图跟进亚奥托快船队的上市,这对亚奥托快船队来说可能不是一个好消息。艾媒咨询CEO张毅表示,如果在的上市进度更接近在Aauto faster,1亿美元的市值估计难以支撑。

显然,在资本市场窗口期、竞争格局和自身业务需求的综合影响下,亚图快手和Tik Tok对IPO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如果两党相继上市,他们五年之久的对手将再次面对。

2016年,Tik Tok上市,在短视频赛道上遇到了Aauto Quicker。当时,Aauto Quicker已经是一款日活跃量4000万的热门App,但这一指标很快被Tik Tok超越。此后,双方在多个领域和场合交锋,这些较量也决定了双方在竞争中的地位和想象空间。

比Tik Tok早成立5年的Aauto快手,原本在时间上有先发优势,但在2018年春节,这种优势被逆转,Tik Tok在用户规模上超越了Aauto快手。

当时,Tik Tok的月寿命约为9600万,而《阿托快人》的月寿命为2.11亿。前者不到后者的一半。然而,经过2018年春节的多种营销方式,三个月后,Tik Tok的月活跃量增加到2.4亿,远超Aauto faster。这让Aauto faster第一次感受到了竞争对手带来的冲击,更坚定了拿下春晚营销宝藏的决心。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总经理办公室常务副召集人任向媒体回忆,“从2017年开始的三年里,每一次春晚的互动合作伙伴招标,总能看到来自Aauto Quicker的人”。然而,无论是标底还是企业实力,Aauto Quicker都还没有以优异的资质中标。

在微信支付、淘宝、百度等互联网巨头都出现在春晚之后,2020年初,Aauto faster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抛出40亿元拿下合作。竞争环境方面,当时的Aauto Quicker在日常活动上已经落后于Tik Tok,需要尽快找到全国性的营销活动来刺激活动。在Aauto快手中,春晚战役也转移到了第一优先级别,称为A1战役,与“K3战役”一起,成为了2019年Aauto快手最重要的两个目标。K3意味着到2019年底,Aauto将达到3亿DAU。

汪建伟,亚图快手的原创产品负责人之一,是春晚项目的负责人。在组织结构中

从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来看,在春晚当晚,Aauto快手的日活确实达到了2.82亿的峰值,但春晚之后明显下降,部分增加用户的留存并不高。相比之下,与多家电视台合作的Tik Tok在春晚当天达到3.39亿的最高日活后,稳定的DAU数据相比之前有了很大提升。此外,除夕夜,西瓜视频与Tik Tok免费推出院线电影《囧妈》,字节跳动向制片人环西传媒支付合作费6.3亿元。这笔钱花得果断及时,直接遏制了Aauto Quicker专属春节奖金的增长节奏。当互联网巨头在打红包战场时,字节跳动采取了不同的方式,完成了用户引流。据官方数据,《囧妈》已在Tik Tok上线,西瓜视频等产品售价1亿元。

到目前为止,今年春节过后,虽然亚图快手确实实现了3亿DAU的目标,但Tik Tok也攀升至4亿DAU。虽然与Tik Tok的差距并没有缩小,但亚图快手还是肯定了球队的作战能力。据最新报道,在2020年2月于Aauto faster召开的战略复盘会上,联合创始人程这样总结K3之战:“我对结果不满意,但对达成结果的过程非常满意。”

至于春晚A1之战,Aauto faster一位中层人士告诉搜狐科技,公司内部没有公开统一的结论,不管是好是坏。不过,他表示,在疫情期间,Tik Tok的收入确实更大。“持续了几个月的疫情,对直播向一线城市的渗透起到了关键作用。直播进入了上流社会的视野,不再枯燥。Tik Tok自己的制片人以前不愿意直播,现在要直播。”

这种心理变化的积极影响在Tik Tok更为明显,一线城市用户占比更大。虽然在疫情期间,Aauto快手也在做相关的直播活动,但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对Aauto快手的认知并没有太大变化。“不同的是,Tik Tok做的这些事情并没有改变用户对整个APP调性的认知,反而改变了用户对Tik Tok直播的认知。Aauto faster做这些只会让部分用户改变对Aauto faster整个APP调性的认知,”中级Aauto faster表示。

分别在2018年和2020年的春晚之后,Aauto在用户规模上完全落后于Tik Tok。根据字节跳动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8月,包括Tik Tok火山版在内的Tik Tok日活跃用户已超过6亿。

今天在全球范围内。

内的,TikTok都是中国企业出海最成功的产品之一,但起初,抖音快手的出海之路几乎同时起跑。快手早在2016年就开始组建海外团队,2017年5月,开始由海外团队独立运营,同月,抖音正式上线TikTok。

 

  快手国际版Kwai先在韩国、俄罗斯、泰国、印尼开始试水。和快手在国内的老铁路线不同,Kwai在韩国的策略是靠明星引流。这一策略立竿见影,尤其在韩国,自2017年10月下旬进入韩国市场以来,Kwai在不到一个月内下载量突破1000万,连续8天在视频编辑类应用下载量排名中位列第一。与此同时,俄罗斯和印度用户已经占据当时Kwai全部海外用户的31%和23%。

  这一成绩的延续遭遇了拦路虎TikTok,2017年收购Musical.ly一事成为二者发展的分水岭,决定了TikTok在海外的发展速度,而也正是在2017年至2018年之间,字节跳动估值从300亿美元跃升至750亿美元。

  彼时张一鸣和宿华同时竞购Musical.ly,但当时Musical.ly的天使投资人傅盛捆绑销售,要求收购Musical.ly的同时,必须将猎豹旗下另外两款海外产品News Republic和一起收购。

  这让手头弹药不足的宿华望而却步,张一鸣却为了拿下Musical.ly,一口气也给News Republic和Live.me各投了大几千万。这一仗之后,原Musical.ly用户被转移至TikTok,后者获取了在海外用来裂变的用户基础,随后原本不温不火的TikTok凭借整合,拿下了关键的欧美市场。

  而围绕Kwai的主要战场印。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gsadood.comhttp://www.gsadood.com/douyingequ/6900.html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