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抖音号到老街交易网
交易平台提供抖音号交易,抖音号转让,抖音号出售求购,代售,购买卖抖音账号交易价格等一系列抖音号交易中介服务,买抖音号到老街平台交易网门户.
当前位置:主页 > 抖音歌曲 > 正文

竖屏模式、特制互动抖音线上歌会“新”在哪儿?

09-17 抖音歌曲

9月9日,“这位歌手不太冷”在斯蒂芬妮的单曲演唱会圆满落幕,为横跨整个夏天的Tik Tok夏季演唱会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当天,斯蒂芬妮穿着白衬衫,留着整齐的短发出现在直播中。粉丝们的热情和一波歌曲的“情感杀戮”,使得网络歌会在直播结束后一小时就超过了6亿赞,而刚刚落户Tik Tok的斯蒂芬妮,一夜之间就涨了上百万,不言而喻。她的出现也给Tik Tok带来了一些新用户,包括前段时间俞定中和阿美的出现,也产生了同样的效果。在这场夏季演唱会上,Tik Tok联手不同风格的艺人传递了多场演唱会,观众涵盖了从追求干音乐的Z世代到渴望回忆和杀戮的80后、90后。目前7场演唱会均已结束,吸引观众超过4000万人次(含付费观看和免费试听),相关话题170余个已被列入Tik Tok热榜、微博热搜、新浪新闻总榜等。总体而言,Tik Tok夏季音乐节的成绩单在观看量、好评量和观众反馈方面表现良好。今年夏天的演唱会不同于以往的线上线下演出,在制作团队、呈现方式、舞台舞蹈、观看互动环节等方面都做了许多新的尝试。为此,联系了夏季音乐节的负责人,以及参加音乐节的柯、等艺术家,就“一个音乐节的诞生”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

与线下音乐会相比,线上音乐会有很大的不同,包括但不限于技术支持、设备前期准备、直播过程中的技术问题,以及如何适应线上用户的观看习惯。最大的区别在于制作团队为了满足竖屏的呈现方式而进行的特殊设计和制作。首先,市场上的电影机和通道机都设置了16:9帧,所以竖屏拍摄所需的9:16帧在设备配件上受到很大限制。“竖屏直播时,导演在构图上更具挑战性,舞台的整体设计也是以竖屏直播为基础,所以拍摄画面需要兼顾各个角度。还需要通过灯光位图和灯光设置来丰富舞台语言,这就要求导演在技术和镜头语言上更好地满足竖屏直播所要求的视觉表达效果。”

以刺猬乐队前院、巡回乐队、夏季入侵策划乐队为例,歌会采用中间竖冰屏,两侧长条屏的结构。主屏的冰屏可以播放素材画面,也可以变成透明的,让冰屏后面的光阵的光线可以穿透出去。为了丰富舞台效果,制作团队还采用了开合幕、移动小舞台等方式。并利用高低维度打通了乐队成员之间的垂直比例,从而使得垂直截屏更符合乐队整体感的需求。为了呈现更好的舞台效果,Tik Tok在选择制作团队时也很谨慎。

该项目的制作人是史圣轩辕,策划了斗鱼直播、知乎好奇之夜、迷笛音乐节。总导演是来自V工作室的赵伯贤,还有音乐总监穆永杰和导演季书斋。他们服务过周杰伦、陈奕迅、邓紫棋等著名歌手,经验丰富。他们也更容易控制整个音乐会。同时,总导演赵博臻是杨坤皇家音乐会和2019麦田音乐节的总导演。他的团队V工作室多年来专注于音乐节目和各种音乐相关场景。前沿导演团队所具备的前卫性、全局性、创造性,也能对应出网络歌会跳出传统模式、发挥新意的目的。

但由于疫情原因,Tik Tok的制作团队只举办了两场演唱会,分别是乐队演唱会(刺猬乐队、暑期入侵计划、巡回乐队)和音乐人演唱会(舒淇、唐汉霄、赵芷彤、刘大壮、阿西、白松、程响、卢郑挺、龙珠、马良),而于鼎、娜娜欧杨、阿妹、陈丽、燕姿的相关演唱会则分别为。虽然舞台呈现不同,但从每次直播的效果来看,Tik Tok制作团队和艺人团队显然都做好了准备。以俞定中为例,乐队成员和团队对具体的舞台建设都有自己的考虑,他们在舞台和节目设计上加入了整个团队的思路:六人隔离箱、人脸识别和通关、实时绿屏合成、提前拍摄搞笑片。这些设计与俞定中新专辑《池塘怪谈》中的搞笑元素相对应。

谈到本届网络歌会的筹备工作,于说:“我们喜欢为今年夏季歌会精心打造的实体景观。在这个充满数字虚拟特效的时代,我们还是喜欢一些实用、有形的艺术设计。只有在这样做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些想法付诸实施的成本很高,而且是一次性的。”虽然他没有放弃被拆除的风景,但观众的反馈和留言让丁羽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而在欧阳娜娜的专场演唱会则采用了一镜到底的拍摄方式。音乐会上,粉丝们跟随欧阳娜娜“参观”了她的客厅和工作室,分享了她成长的每一点点滴滴,从而了解她在写作和歌唱中的真实声音,并将艺术展传递给更多的人。其中,场景的无缝切换和流畅过渡,打通了从听觉、触觉到视觉的“副墙”。

线上演唱不同于线下,不能直接面对现场观众,所以直播过程变得更加重要。

基于此,Tik Tok主要从两个方面进行创新:一是在用户端使用创新的竖屏直播演唱会形式,二是在直播过程中引导艺人和粉丝多互动,满足用户在线观看直播的需求。

竖屏观看模式符合Tik Tok平台的用户习惯,但在以往的线上演出中,将竖屏直播模式直接应用于线上音乐演唱会并不常见。直播竖屏的呈现效果类似于直接舞台拍摄。多次近景拍摄可以缩短艺人和粉丝之间的距离,打造“特写”观看体验。但与直拍的固定镜头不同,线上演唱会的镜头切换更加复杂,多角度切换不仅要考虑近距离,还要考虑整个舞台设计的展现,以及如何合理分配镜头数量,这些都对导演团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缺乏真实感的情感互动也是网络歌曲面临的难题。

在一次采访中,欧阳娜娜表达了他对互动和展示的期望。“我会在现场表演中更加注重舞台的视觉呈现,如何让屏幕另一端的大家更有新鲜感?因为大家都看过很多线上表演,如何有更好玩的呈现也需要更多的思考和尝试。”如何将线下歌曲的用户转移到线上观看直播?如何满足观众的观看需求?

的同时增强参与感?抖音的制作团队为此做出了一些创新尝试。

 

  一直以来,弹幕都是直播互动的基础方式。在此基础上,抖音根据不同场次歌会的特点设置了“解锁安可曲”的互动操作,这样就保留了线下演唱会的安可环节,观众在直播时可以通过点赞解锁安可曲,同时也可以在直播中参与投票决定艺人演唱哪首歌曲。深度参与的互动环节使观众获得沉浸式的体验感,弥补了因空间而产生的距离感。值得注意的是,在抖音观看线上歌会的观众大概可以分为两类:艺人的歌迷粉丝和平台本身的直播观看用户。这就需要差异化的环节设置来满足各方的需求。“在鱼丁糸专场,我们前置在抖音站内发起了粉丝视频征集挑战赛,优质作品有机会在直播中与鱼丁糸连麦并获得提问互动的权利。而且粉丝团用户会有定制版专属‘浮萍’认证,可以送出定制化礼物。”线上歌会的负责人以鱼丁糸的互动环节来举例。对于参加歌会的艺人来说,无法与观众面对面互动并不会影响到音乐的传递和演出的效果。与旅行团乐队经常参加的Livehouse不同,隔着屏幕的互动虽然看似存在空间上的距离,但他们很清楚表演者和观看者在内容上存在着默契和连接,“我们只要用心去表达,相信看到的人会接收到我们的心意和有诚意的音乐。”旅行团乐队说。

  鱼丁糸对此也感受颇深,“摆脱距离上的限制,彼此连接在一起”是最直接的感受。对他们而言,满屏的实时留言和点赞像是新玩具,这会让他们觉得非常新鲜与有趣。“以前的现场演出往往因为舞台与观众的距离原因,无法立即收到大家的反应。但这一次夏日歌会,虽然少了现场直接的感动,但透过屏幕可以看到回应也是另外一种乐趣。”

  此次的夏日歌。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gsadood.comhttp://www.gsadood.com/douyingequ/6801.html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