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抖音号到老街交易网
交易平台提供抖音号交易,抖音号转让,抖音号出售求购,代售,购买卖抖音账号交易价格等一系列抖音号交易中介服务,买抖音号到老街平台交易网门户.
当前位置:主页 > 抖音歌曲 > 正文

宣布放弃独家版权音乐市场就没有“版权顽疾”了吗?

09-02 抖音歌曲

此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于2021年7月24日对腾讯音乐下达了处罚书,责令腾讯自决定书下达之日起30日内取消与上游版权方达成的独家协议。

在昨晚举行的网易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回应称“希望这是一个真诚的决定,没有任何口是心非”,并表示自己有足够的资金,愿意以最大的诚意与各唱片公司广泛合作,共同打造中国音乐市场。网易的回应被一些媒体解读为腾讯可能不会积极推动独家版权的解除。

也许不是。据一些行业媒体报道,不少音乐行业从业者表示,腾讯音乐估计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大部分独家版权的注销,只有少部分中小公司迅速取消了合同,只是在谈及注销时沟通了意向,并没有落实合同等后续措施。到了8月31日,公告放弃了独家版权,“腾讯的努力只停留在邮件层面”。

据新浪科技消息,一位接近网易云音乐的业内人士透露,网易与十几家主要唱片公司的非独家版权谈判并未得到积极回应,部分版权人表示与腾讯音乐的合同尚未解除,暂时无法进行非独家合作谈判。

据悉,网易与部分版权方的沟通很难推进,甚至电话、邮件沟通的意向已经表达了十几次,基本没有得到有效回应。

据了解,部分版权人对终止仍持观望态度。部分海外版权管理公司可能难以判断反垄断实力,不愿意放弃此前“独家版权”的高额利润。公开资料显示,音乐版权的成本比合理价格高出两三倍。

腾讯音乐Q2财报数据显示,其净利润同比下降12%,成本同比增长17.0%。然而,今年的Q2是腾讯音乐付费用户增长最多的季度,达到——人

随着成本上升,净利润下降,在某种程度上,腾讯音乐已经被这种版权模式所束缚,陷入了“成本漩涡”。

这种情况直接体现在资本市场上。今年年初,腾讯音乐股价达到32美元的高点,近6个月持续下跌超过70%。7月24日发布处罚令后,腾讯音乐股价跌破10美元,二季度财务报告发布后,最低跌至7美元。

取消独家版权的最后期限已过。腾讯音乐也发布了放弃独家版权的声明,但在oauth2.0和上游版权的合理定价方面还有很多深层次的问题需要克服。

从更深层次的行业角度来看,版权问题不是简单的合作模式问题。版权成本高、独家解决的“版权顽疾”,不仅在版权行业利益群体中加深,还内化为腾讯音乐的内生问题。

此前,腾讯在回应市场监管总局处罚决定时表示,将“按照处罚决定的要求完整、忠实地完成”。

但一个月的处罚期已经过去,腾讯发布了放弃独家版权声明,第一时间启动非独家版权谈判的网易云音乐至今未披露新的版权合作,也印证了版权环境的改善非常有限。

事实上,在腾讯音乐的发展过程中,版权不仅帮助腾讯抢占了网络音乐市场的大部分份额,也让腾讯陷入了版权带来的低级竞争优势和“成本漩涡”。

2016年,海洋音乐合并成立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当时业内深喉认为,版权成本是与海洋音乐合作的最大动力,上市失败的海洋音乐只能向腾讯承诺,以换取生存资本。

在音乐产业发展过程中,由于音乐创作和授权的分散化特征,

由于内容费和收入分成费的快速增长,腾讯音乐的收入成本大幅增长:如2019年,腾讯音乐的收入成本同比增长52.2%,Q2增长46.1%,Q3增长42.9%,连续几个季度收入成本增速快于收入增速。

虽然版权成本急剧上升,但腾讯音乐已经掌握了80%以上的独家版权内容。除了独家版权竞争带来的市场收入外,腾讯还可以通过高额分许可分享版权成本,这使得腾讯的版权成本增加,但其收入仍然可以增长。

但在过去几年“太激烈”的版权竞争中,与腾讯音乐有直接竞争关系的多米音乐、夏米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酷我等都出现了亏损,有的被腾讯收购,有的举步维艰。支持,直到市场上只有两大在线音乐服务商,腾讯音乐集团和网易云音乐,——。

也就是说,只剩下TME和网易云音乐来承担网络音乐在商业运营中的版权成本。

然而,腾讯此前的“独家版权协议”提高和降低了版权定价,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

这里的关键点是,绝大多数商品的市场定价主要是为了在“市场竞争”中实现所有诉求方的平衡,但当单一市场主体的份额过高时,挤出和限制竞争的问题就会被放大,不合理的定价已经成型。

曾经在音乐版权上与腾讯竞争的最大对手是海洋音乐,已经被腾讯音乐合并。阿里的虾米已经关停,百度、小米、华为等其他平台市场份额过低,难以在市场竞争中发挥实际作用。

就连华为和小米提供的音乐服务,也大多是与腾讯音乐深度合作。比如小米音乐的“内置QQ音乐库”,其实可以理解为定制版,其实是手机厂商受版权限制,无法进入音乐市场的妥协。

没有正常的市场竞争,就没有正常的市场价格。这是市场监管总局要求腾讯音乐“恢复市场竞争”的关键。

华纳、索尼、环球都有很强的话语权,腾讯形成了超越业务和深度股权的利益捆绑,而小型版权公司则“被腾讯捆绑”

情况则更为突出。

 

  以风华秋实为例。从事音乐版权许可业务的风华秋实冲刺港股上市失利,其招股书披露风险时称,其未来的财务表现将取决于腾讯音乐,并称这在中国音乐市场非常常见。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腾讯音乐贡献的收入占比分别约为26.2%、78.6%和70.7%。

  2015年,风华秋实和鹿晗订立了一份独家音乐合约,并发布了鹿晗的首张个人专辑 《Reloaded》。报告期内,鹿晗(鹿晗集团)占据了风华秋实的总采购成本的比例约为35.8%、46.1%和22.8%。

  对于小版权公司而言,随着头部艺人热度下降,相应的公司业绩会有直接的负面影响。风华秋实招股书显示,鹿晗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的直接应占收入金额分别为约7090万元、1420万元和720万元,分别占其总收入的约70.6%、25.5%和12.3%。

  风华秋实是行业现状的一种缩影,由于高回报的吸引力,版权方过度投入头部艺人已是普遍情况,腾讯音乐更是加大了这方面的力度。

  最新的一个案例是,年初蔡徐坤新专辑《迷》上线,在过半数歌曲未上架甚至未命名的情况在就在售得8419万元(8月29日),备受热议,蔡徐坤工作室也为此道歉。

  当然,随着最近网信办明令要求各平台取消艺人排行榜,、网易云音乐均取消艺人榜单并限购专辑、单曲,这一举措将直接影响头部艺人的商业化,可以看做是坚持原创、长尾的音乐人、音乐作品的利好,未来将获得更多商业空间增长的机会。

  上游版权利益的头部化,对新生代音乐人、优秀音乐作品的出现都产生了挤压,最终影响到最下游的用户利益,由于版权分割用户需要在不同平台中“二选一”,而想要听到完整的音乐库用户则需要同时购买不同平台会员。

  腾讯其实并未忽视这种长线隐忧,在过去数年间,腾讯一直试图推动互联网平台集中行使著作财产权,发挥数字权利管理信息的功能。

  这项举措一旦落实,不仅对腾讯进一步增强在音乐版权上游话语权有利,实际上与腾讯在网文、游戏、影视、动漫等内容产业的竞争优势都直接相关,会进一步扩大腾讯在整个泛娱乐内容领域的话语权。

  实际上,颁布于1710年的第一部版权法《安妮法案》,正是出版商利益集团为维持对出版业的控制而推动制定的。商业利益固然是推动正版化的重要力量,但也需要注意这个过程中商业主体无须扩张,侵害行业及公共利益的问题。

  有人引用华中科技大学熊琦教授的观点,来类比这样的市场现状,即在著作权人获得足够市场势力的情况下,这种追求会使权利人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收益,并将私人成本转嫁给社会;此外,著作权人设置市场进入障碍,单凭市场机制无法有效解决,因而需要政府的反垄断规制。

  这也正是此前市场监管总局的处罚书所明确提到的一点,腾讯音乐构成经营者集中,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

  这有些类似不久前,腾讯申请斗鱼、虎牙合并被市场监管总局驳回,而实际上腾讯在音乐版权与市场份额上的集中度要高于游戏直播领域。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酷狗、酷我可能会被拆分。腾讯音乐的违法经营者集中虽然已被罚款,但并未明文审批通过,后续更进一步的反垄断规制是否可能落在这个层面也有不确定性。

  当前,从音乐市场的实际情况来看,很难再期待新玩家的搅局。如果酷狗、酷我、能够作为不同的主体参与竞价,或许才能在版权谈判中产生竞争效果,从而逐步克服“版权顽疾”,让版权回归内容价值本身。

  丁磊呼吁唱片公司以开放、公平、共同创造行业健康发展的理念开放授权,和行业人士透露的进展,都显示腾讯音乐目前还没有完成独家版权的解约。

  但仔细梳理行业的现状与症结能够发现,更关键的问题是,虽然腾讯发布了放弃独家版权的声明,但市场竞争也很难恢复,更不用说被“独家版权”深度绑定的腾讯音乐、以及无能为力的部分版权方。

  音乐市场是否还需要在经营层面进行更深度的反垄断治理?恐怕是值得行业高度关注的问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失控玩家》成暑期档进口片票房冠军;市场监管总局拟修改电子商务法;网易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丨猬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gsadood.comhttp://www.gsadood.com/douyingequ/5857.html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