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抖音号到老街交易网
交易平台提供抖音号交易,抖音号转让,抖音号出售求购,代售,购买卖抖音账号交易价格等一系列抖音号交易中介服务,买抖音号到老街平台交易网门户.
当前位置:主页 > 抖音歌曲 > 正文

抖音夏日歌会如何重塑在线演出生态?

09-01 抖音歌曲

A 《粉红色的回忆》,承载着80后甜蜜夏日的全部记忆。20多年后,Z世代也在歌声中解锁了夏天的集体记忆。

8月3日至9月9日,旅行团乐队、夏季入侵策划乐队、柯、陈力等大牌音乐人在夏歌节带来多场现场演出“轮番轰炸”,给这个多雨的夏天带来了些许躁动和激情。毫不奇怪,这个全新的娱乐IP,以夏天的名字命名,以一种非常轻松的方式在Tik Tok流行起来。截至目前,已有近1100万用户观看了夏唱乐队、欧阳娜娜、俞定中的专场演出,相关话题频繁出现在Tik Tok热榜、微博热搜、虎扑榜、新浪新闻榜上。

欣赏完这场音乐盛宴,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一场拥有众多大牌明星、顶级舞美以及各种活动和创新玩法的演唱会能在短时间内策划出来,引爆全网?

是云演艺技术解决方案日益成熟,还是Tik Tok与全网娱乐生态紧密相连?还是用户的在线娱乐需求逼迫产业链的必然结果?

不妨先按下问题清单,聚焦一个更直观的结论:在Tik Tok的夏歌节上,我们可以感受到升级后的体验经济正在改变着无处不在的线上娱乐生态,更积极的意义在于,娱乐圈的每一位从业者都有可能从这场“云沸”中受益。

在豆瓣,有一个数万人的“音乐节”群体,长期活跃。组配置文件称为:

这句话戳中了每一个热爱音乐节文化的年轻人,但也有一些时代的烙印:正是90后、00后的热情让中国音乐节市场迸发出巨大的活力。

中国传媒大学项目组发布的《2019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显示,演唱会消费者年轻化趋势越来越明显,2018年95后这一领域的消费占比将超过65%。大麦发布的《2021五一演出市场观察报告》也显示,今年五一假期线为%。音乐节占总数的42%,尤其是2000年后非常流行的LiveHouse。

后疫情时代规划周期长、投入成本高、不确定因素多,使得线下音乐节举步维艰。

行业发展受阻也影响了用户体验。比如活动成本上升导致主办方通过门票涨价来维持动态平衡。因为几百几千块钱的高票价,很多年轻人都喊“瞧不起”。又如,活动现场稀缺的视听空间与票价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于是,很多乐迷只能挤进人群“看人头”,却无法体验到真正意义上的音乐节。就连一些音乐节赞助商也打出了“再拥挤的人群也要挤进第一排”的文案梗,喊出年轻人的心声。

年轻人奔向音乐节,只是为了唤起所有感官,享受与现场氛围融为一体的“沸腾感”。

于是,小规模、低成本、轻操作的LiveHouse应运而生。所谓LiveHouse,是指配备专业设备和人员的室内场馆,旨在让大多数用户处于最佳视听位置,享受堪比音乐节的现场氛围。

目前如火如荼的Tik Tok夏季音乐节,延续了LiveHouse的产品思维,通过线上演出的方式,快速打造“沸点”:截至目前,Tik Tok夏季音乐节已举办过上亿次。Tik Tok夏季音乐节把只出现在线下音乐节的高质量音乐、尖叫声和现场感受翻译到了线上,完成了一场“云沸腾”。

刺猬乐队,旅行团乐队,夏季入侵策划乐队;丁羽可、陈力对夏天有自己的态度;以及Tik Tok音乐家的出现,他们组成了一个有着丰富故事的夏歌节。从《想去海边》,《二十一世纪,当我们还年轻时》,到《光阴流年夏恋》,《永远都会在》,《回不去的夏天》.歌曲中的情绪起伏,似乎成了夏天的“心电图”。

这些音乐人拥有相当大的粉丝群,他们的很多名曲也在不断打破Tik Tok二度创作驱动的圈子。

事实上,Tik Tok夏歌节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集结一个“豪华团”,这更接近

据了解,欧阳娜娜和陈力都“称赞”了Tik Tok的平台氛围,并愿意深化与Tik Tok平台的合作关系。前者称Tik Tok为“好搭档”,后者参与了在Tik Tok举办的众多音乐节目,并将其视为友好、安全、熟悉音乐的大平台。巡回乐队也承认,他们希望分享“另一个自己”,与Tik Tok的歌迷一起演奏。

正如他们所说,Tik Tok为创作者提供了一个开放包容的创作分享环境。正是这一前提,使得Tik Tok夏歌节得到了主唱的积极响应,完成了“用歌声重新定义夏天”的尝试。

Tik Tok夏歌俱乐部推出付费直播新功能,采用内容付费制,收费1-30元不等。国人定价规则的背后,是顶级资源的全方位加持:Tik Tok夏歌节制作团队史圣轩辕,曾负责过DOU live、知乎好奇之夜、迷笛音乐节等优质音乐项目;

导演的作品多年专注于音乐节目和音乐场景,以开拓性、整体性和风格化著称的V-STUDIO运营;

专业人士和顶级团队为Tik Tok夏歌节提供了非常颗粒感的舞台和音效,让网友们可以通过屏幕感受到“出柜”的夏日风潮。

就连知乎里的一些网友看完演唱会都震惊了。他们特意在竖屏上为现场演唱会做了功课,发现了很多当地的“黑科技”。比如可以根据表演轨迹实时切换画面的冰屏;多阶段无缝交换字段;低延迟和无阻塞的云服务能力。

如果票价低、超预期的歌曲能够正常推向市场,可以预见,Tik Tok的夏季歌曲将引领线上演出行业走向高频创收的新发展道路,让每一次有仪式感的演唱都以一首歌记录下来。

Tik Tok夏歌节最鲜明的特点就是为普通用户提供了丰富有趣的“决策权”。比如让夏天入侵策划乐队以兔子的形状出道,让旅行团吃西瓜味的螺蛳粉,让艺人们用直播连线

歌曲向连线粉丝和“浮萍们”表白感谢粉丝们的爱护...这些脑洞大开的“骚操作”,辅以弹幕、礼物营造出的现场感,让爱玩的年轻人得到了充分释放。当然,抖音夏日歌会增强互动的意义并不局限于此。网友需要“沸腾感”,演出歌手何尝不是?

 

  抖音夏日歌会正是希望通过创意互动,让双方产生更多实质性连接,从而为在线演出创造与线下相似的心跳同频体验。

  正如旅行团乐队所说,“虽然在线演出大家隔着屏幕会有所不同,但是我们平时玩抖音多了,很清楚表演者与观看者怎样产生默契与连接。”欧阳娜娜亦认为,“直播演出更需要视觉效果呈现,因此需要屏幕领域端的观众能得到更多新鲜感和趣味性。”

  综上所述,抖音夏日歌会有其两面性:A面,是展现出技术、资源层面的“硬”实力;B面,是充分考虑到用户与表演者所需要的情感连接,找到了输出“软”实力的互动玩法。这些经验沉淀,无论对于抖音,还是整个在线演出生态都有其进取意义。

  某种意义上,抖音夏日歌会是一种新型体验经济。体验经济算不上什么新概念,早在2002年,名为《体验经济》的经济学通俗读物已经问世。该书贡献的一个洞察认为,体验经济的意义在于让产品从同质化竞争中抽离,以更多体验、服务附加值调动起用户积极性。

  所以你会发现,星巴克在销售咖啡之余还提供专属店香、衍生品和会员权益体系,极大丰富了线下体验。这些努力产生了可观的聚客效果,甚至催生出传说中的星巴克气氛组。

  同理,你还可以在很多行业看到体验经济激发新生意的案例:以服务、门店体验见长的海底捞,在同质化赛道中脱颖而出;缺乏人流量的传统书店,主动升级为餐饮娱乐等多业态的网红书店;曾经曲高和寡的博物馆行业,借助机器讲解员、历史IP趣味重塑、文创产品创新等方式实现出圈...

  这些成功案例背后,反映出体验经济提供的两种增量价值:其一是降低获客门槛,其二是通过附加价值为产品提供溢价空间。

  抖音夏日歌会在此基础上,把体验经济与数字化舞台进行了融合。而这次创新探索,对用户、创作者乃至整个娱乐产业链,都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

  在过往,用户对于音乐类版权内容和直播内容的付费意愿并不强烈。比如某知名音乐平台,月活用户在6亿左右,但付费用户数仅6000万。这意味着,有大量用户依然没有养成内容付费的习惯,甚至没有迈出第一步的意愿。包括很多线下音乐节也是“冰火两重天”:粉丝直呼真香,普通观众嫌贵。类似的趋势,可以追溯到中美互联网模式的差异性:中国互联网公司擅长通过免费模式做大市场,实现规模化以后再谋求商业变现。而美国互联网公司倾向于较早启动“订阅付费”,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事实上,国内市场已经开始“内容大爆炸”,“免费”赛道的延长线上愈发拥挤。为了让优质创作者获得恰如其分的价值和表现空间,也为了让用户摄取到更高品质、定制化的内容,加速内容付费的市场培育势在必行。

  这条时间线年汪峰的鸟巢演唱会,活动首次采用了4K技术和收费转播O2O演唱会模式。此后,王菲的“幻乐一场”音乐会、摩登天空“草莓星云”,以及“爱优腾”的各类主题线上演出都在积极培育付费直播市场。

  可见,业内对付费直播市场的添砖加瓦从未停止,而抖音夏日歌会的亮相显然又“向前一步”。

  抖音夏日歌会的出现,把歌会观看门槛降低至1—30元。对于用户来说,买到的不仅仅是音乐本身,更是身临其境的体验和互动权益。这份无可替代的体验,会让用户产生复购意愿,把“获得感”通过朋友圈、社交媒体传播出去。长此以往,用户会自发形成对付费直播内容的心智认知,有利于行业良性发展。

  需要明确一点,从春晚到线下音乐节、以抖音夏日歌会为代表的在线演出,本质上都是在创造引爆点。而创作者,无论处于任何生命周期的创作者,都需要引爆点。当一群风格各异、粉丝群体有交叉有重叠的音乐人同台演出,相当于多个私域流量池完成了高质量的交换筛选:会有刺猬乐队粉丝被旅行团乐队的演奏风格圈粉,反之亦然。

  截至目前,仅网易云音乐就拥有超20万音乐人。全网不同咖位的创作者,都有参与引爆、交换粉丝的需求。只不过,传统意义上的歌会、晚会、音乐节模式过“重”,能够参与其中的创作者少之又少。

  相较而言,抖音夏日歌会开了个好头:让音乐人、抖音创作者看到离自己更近、更易参与的线上舞台。在注意力经济时代,创作者的单打独斗终归有其局限性。抖音如果能带来高频、多主题的歌会活动,无疑会缓解流量荒问题,让好声音、好作品得到更多破圈机会。

  今年以来,很多线下演出活动受到了不可抗力影响。这种尴尬现状,被36kr一篇文章的标题高度概括——《线下演出:上半年忙官宣,下半年忙取消》。抖音夏日歌会的推出,既为合作伙伴提供了商业空间,又通过“小而美”的策划路径带给行业新启发。可以说,抖音夏日歌会就是一次助力行业在数字化转型、线上演出替代方案的样本工程。对于抖音自身来说,也在潜移默化的丰富着品牌内涵:从公众惯性认知里的“短视频平台”,逐渐成为专业内容的共创与宣推平台。

  这么看来,称抖音夏日歌会为新型体验经济倒也恰如其分。它新在以极低门槛吸引到用户注意力,打开了付费直播内容的探索;新在隔着手机屏幕,成功向用户传递出线上演出的魅力所在;新在带动更多参与者共同做大蛋糕、分享蛋糕。

  毫无疑问,抖音夏日歌会是一次不错的探索。某种程度上,该IP“试”出了年轻人和歌手的态度:前者有意愿为优秀的直播内容付费,后者则依靠愈发完善的云端基础设施在“无现场观众”的情况下高质量完成演出。

  在一块方寸之间的手机屏幕里,抖音夏日歌会融入了顶流音乐人、竖屏直播、即时互动等潮流元素。

  跳出活动本身来看,年轻人愿意融入歌会狂欢是为生活寻找仪式感、为心中的热爱创造“集体记忆”。

  抖音夏日歌会只是恰到好处的完成了技术、资源与策划能力的整合,带动产业链合作伙伴共同加温至年轻人的“沸点”。

  夏日进入尾声,但年轻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远远未到尽头。在线演出的常态化,或许就是承载这些向往的数字化公共空间——一个集情绪、兴趣、审美、商业、互联网精神的应许之地。在这里,千篇一律的生活被暂时搁置,有的是一群渴望“沸腾”的有趣灵魂。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gsadood.comhttp://www.gsadood.com/douyingequ/5745.html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