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抖音号到老街交易网
交易平台提供抖音号交易,抖音号转让,抖音号出售求购,代售,购买卖抖音账号交易价格等一系列抖音号交易中介服务,买抖音号到老街平台交易网门户.
当前位置:主页 > 抖音歌曲 > 正文

神曲全文阅读_神曲免费阅读_百度

08-31 抖音歌曲

老师安慰我说:“别怕!放轻松,回头看看,法里纳塔已经站起来了,他很快就会跟你说的。”

他是法里纳塔吗?吉卜林党的领袖?我惊恐地回头,他骄傲地站在那里,眼里流露出轻蔑的神色。老师把我往前推,并警告我尽量保持对话简单。

我把我祖先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他轻蔑地扬起眉毛,然后不屑地说:“他们是我激烈的对手,我把他们放逐了两次。”

我毫不客气地回应:“是的,他们被你们可恶的一方流放了两次,但每次都很快回到中国,但你们的另一方却遭受了更可怕的厄运。”

法里纳沉默了,突然另一个鬼魂出现在他身边。我看到他用眼睛四处张望,然后他失望地流着泪问我:“既然你能用你的能力去参观地狱,你见过我的儿子吗?”为什么我没和你在一起?"

我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我的导师维吉尔带我进去的,你的儿子圭多以前看不起他,所以……”

他突然像弹簧一样站了起来:“为什么?您说什么?/对不起?一次?他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吗?太阳再也到不了他的身体了吗?”我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他就回到了坟墓里。

沉默良久后,法里纳塔再次开口:“虽然我的同事不能回到中国,但这比在这个火坑里受苦更让我受伤,但你应该很清楚,你也难逃这种命运。但你要告诉我,你的同事为什么要和我的同事斗争?”

法里纳摇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大屠杀根本不是我的意思。当时,如果我没有尽力阻止,他们早就把佛罗伦萨搞得天翻地覆了。”

“如果你说的是实话,我祝你的后代生活稳定。不过,既然你能预知未来,为什么不理解眼前的事情呢?”

“这是上帝的旨意。就像一个有远见的人可以看到远处的东西一样,在附近是非常模糊的!”“哦,我明白了。难怪圭多的父亲对儿子一无所知。请告诉他不要误解我刚才说的话。他的儿子没有死,他享受着人间的阳光浴。”

此刻,老师的呼唤在我耳边响起,于是我走回老师身边,抓紧时间跟着老师赶路,但还是忘不了刚才听到的预言。

老师见我有点走神,就对我说:“你要记住刚才听到的话,直到遇到会指引你的女神。”

在去下一个圈的入口的路上,我们经过了一条通往山谷的小路。恶臭不时从下面冒出来,我们只好捂住口鼻,艰难地一步一步往下走。第11条

走下悬崖边缘的大块碎石后不久,一股恶臭的空气滚滚而来,将我们挡在一个巨大的墓盖后面,我们依稀可以认出上面的铭文,“教皇阿纳斯塔休斯。”

终极守卫”。老师建议散步前休息一下,以适应这种难闻的气味。我对老师说:“那我们可以在这段时间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来弥补浪费的时间吗?”这个想法与老师不谋而合,诗人说:“我就是这个意思。他手指下的石谷说:“在这个岩石圈之下,有三个依次向下排列的小圆圈,形状像一个倒圆锥。第一个圈子是暴力罪犯。因为暴力可以适用于三种人,一种适用于别人,一种适用于自己,第三种适用于上帝,这个圈子分为三个圈。"

“我的老师,分成这个圈的三个圈是属于什么样的鬼?”看到我不知所措,老师给了我详细的分析。“很容易理解,是那些把暴力强加给别人,让别人死去的人;所以那些杀人越货,故意伤人放火的劫匪都在第一环。第二枚戒指是专门为自杀者准备的,自杀者在毁掉自己财产的同时,也在毁掉自己,把自己扔进黑暗的世界,拒绝阳光下的幸福。第三环属于那些否认上帝存在,在无形的阴影中诋毁上帝的人。比如骄奢淫逸的索多玛和卡霍斯,就属于三环。”

“第二个圈子专门用来惩罚诈骗犯。它有十个深刻的缺陷,聚集了伪君子、奉承者、骗子、小偷、买卖象形文字者、诱惑者和贪婪的人等邪恶的灵魂。”

“他们是爱情、友谊和相互信任的背叛者!他们忘记了爱,背叛了友谊,玷污了对太阳的信任,现在和撒旦一起在最小的圈子里遭受永恒的痛苦。”

听到老师这么说,我突然对之前旅途中的现象感到不解。既然上帝已经对这些灵魂生气了,为什么不把迪斯城之前的那些灵魂一起放进迪斯城呢?老师听了我的问题,带着一丝不快对我说:“你的理由偏离了常态。亚里士多德曾在《伦理学》中说过,过多的性、恶意和兽性是上帝无法原谅的三大罪恶。仔细想一想,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你之前看到的灵魂现在没有和这些灵魂生活在一起,为什么上帝对他们稍微宽容一点!”

听完这些话,我觉得自己像一个醍醐灌顶的人。但心里还是有一个谜,于是求知的欲望再次占了上风。我硬着头皮问:“那为什么高利贷者会被上帝唾弃呢?”

“请思考哲学,”老师说。“请仔细阅读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艺术应该尽可能模仿自然。所有的艺术都只是上帝行为的影子。《旧约创世记》里说人要想活下去,必须靠这种模仿。高利贷者把希望寄托在别处,而不是认真模仿自然,做自然的模仿者。他们唯一期望的就是不劳而获,所以他们违背了上帝的意志,只能被上帝唾弃。”

老师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基本习惯了下面传来的恶臭,于是我们走了很远的路,走下了悬崖。

越来越难下去了。从山顶到平谷,到处都是散落的巨石,可能是因为地震,很多

地方都是断层断岩,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顺利通过的道路。

 

  途经一个山口时,我们发现断层顶端四仰八叉地慵懒地躺着一个怪物 。他就是趴在假牛肚子中出生的米诺托,是克里特国王后与神牛交媾所生,后被雅典公爵忒修斯用尖刀刺死。

  他一见到我们便怒气冲天,开始狠狠地撕咬自己。我的老师冲他吼道:“滚开,畜生!你睁开眼睛看清楚,他不是杀死你的雅典公爵忒修斯,你的姐姐没有指使他来到这里,他只是奉上帝的旨意来看你们这些受罚的人的。”

  谁知他听完后暴跳如雷,就像那些受到致命打击但又挣脱不掉缰绳的公牛一样拼命地东突西撞。

  诗人对我喊道:“快,向通道那边跑!在它暴跳如雷的时候我们正好可以下去。”跌跌撞撞地,我们总算连滚带爬地跑过了这段不稳的石堆路。远离之后,老师才告诉我,这里已经异于从前,耶稣临死时大地发生地震,造成山崩地裂,于是形成今天这种地形状态。接着,诗人又对我说道:“你看到下面的山谷了吧,我的孩子。那就是血河,那些曾经用暴力伤害别人的人都在里面被蒸煮,让我们看看他们的境遇吧。”

  我顺着老师的手指向下看去,只见一条像弓一样弯曲的壕沟,一队手持弓箭的兵士在其周围巡视,就像是在狩猎一样。瞥见我们,他们停住脚步。随后,有三个人从队伍中间站了出来,其中一个拉开弓,搭上箭,指着我们大声叱道:“站住!报上你们的姓名!应当被发送到地狱的哪一圈去接受惩罚?诚实说,不然我就放箭了!”

  我的老师马上回应道:“请冷静!我想同吉隆说话,我也只同他说。你这急躁脾气在这血河中这么多年竟然是一丝未改。”之后老师轻轻抚摸我,让我因为害怕而战栗的身体平静下来,然后对我说:“他是尼索斯

  。他们在这里率领数千人马巡视,血河中一旦有鬼魂探出身体的部分超过他自身罪孽允许的高度,他们的箭就会瞬间射向那些鬼魂。”

  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吉隆忽然拿出一支箭,将弓箭对准了我们。他对剩下的两位同伴说:“你们看到他后面的那个人了吗,阳气使他的脚步无比沉重。”

  慈祥的诗人快步赶上前去,他的头仅仅到吉隆的肩膀,不自觉地就显示出语气的恭敬来:“是的,他是活人。他奉上帝之命来游历地狱,孤零零地只有一个人,我奉上帝之命来做他的引导者。因为圣女贝雅特丽齐给我们无比的精神力量,我们才得以走过了崎岖的路途。他不是来搅扰地狱秩序的人,现在还要恳请您帮助他渡过这条沸腾的血河,因为他不是幽灵,无法飞越此河。”

  吉隆闻言噤声,他转而对尼索斯说:“你转过身就在那片浅滩那里背他们过河,任何鬼魂都不得阻挡他们的行程!”尼索斯受命领我们走向那条沸腾的血河。

  血河里惨叫阵阵,沸腾的血水蒸煮着无数灵魂。每个灵魂根据其罪孽的程度将自己的身体不同程度地浸泡在其中,有的是半身,有的则淹没到胸部,还有的则整个浸泡到眉毛。

  尼索斯告诉我们,这些人生前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暴徒,现在在这里因过去的罪行而身受煎熬。他一一指给我,告诉我他们的名字:“这个是亚历山大

  这时尊敬的老师说:“现在让他当你的第一向导,我来做第二向导。”又往下走了一段路后,尼索斯在一群脖子以上都露出水面的幽灵前停了下来。他用手指着不远处一个幽灵说道:“看吧,他就是在维波特教堂中刺死亨利的蒙福特。”

  我长叹一口气,心想:他在此接受煎熬,而那个被他杀死的亨利却至今在泰晤士河上的宗祠享受后人的膜拜。随着我们前行,血水变得越来越浅,我认出了不少幽灵的模样,也就猜清了他们生前都是谁。在一个能涉水的浅滩,尼索斯把我叫过去,叫我趴上了他的背。

  渡河时,尼索斯告诉我说这沸水中除了无数暴君们永远受苦之外,还有一些十恶不赦的大盗也在此接受惩罚。

  尼索斯还没到对岸,我们就走进一片没有路的森林,这片树林的地面满是弯曲盘踞的树根。这里的树渗透着恐怖,树叶的那种青灰色让人不寒而栗。更恐怖的是所有树的树枝都是盘根错节,曲里拐弯,树的尾端伸出毒刺。这样的树林已经让我觉得难以前行,我还瞥见了其中一只奇怪的野兽。我吓得大气不敢出,低着头紧跟在老师的后面走了进去。

  突然,老师停了下来。我抬起头望去,看见树上有一群名叫哈比的鸟身人面的大怪鸟。它们面目狰狞,尖牙利齿,不时地拍打着硕大的双翼,老师对我说这些哈比以前曾用凶恶的预言吓跑了特洛伊人。

  老师转头对我说:“我们现在位于第七圈中的第二环,你且仔细观察,那些以前只听说过的事情马上就要出现了。”

  忽然周遭传出了哭声,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我被吓得止步不前。难道他们都躲在树林中?但为什么要藏得这么深呢?

  我颤颤地伸手从一棵大树上折下一段小枝,一声尖叫从树干中心传出来:“啊!你这恶毒的人,为什么要折断我?”第一次听到树会说话,我吓得一个箭步蹿出老远。

  惊恐万分的我发现树枝的折断处渗出黑色而腥臭的血!那树竟像人一样有感觉,还能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疼死了,你这恶毒的人!为什么粗暴地折断我?虽然现在身为树木,但当初我们同你一样也是人啊!也许我们的灵魂毒似蛇蝎,你也不应当下狠手呀!”

  见到这幕诡异的情景,伴随着手中不断流出腥臭黑血的树枝,我赶忙丢掉手中之物,不知所措地愣愣站在一边。

  老师说道:“我很同情你,哀伤的灵魂。不过你应当明白,我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因为他要叙述这里的一切。当然,你可以告诉他你的名字,等他回到人世去之后可以帮你恢复你的一些声誉。”

  树干闻言,立即噤声,并说道:“这件事情对我来说真的是比任何补偿都来得宽心,请一定多多包涵我这冗长的故事。我是维格那,腓特烈二世皇帝的宰相,我对皇帝忠心耿耿、夙兴夜寐、任劳任怨地做一切皇帝安排的事,却因为不注意小节惨遭那些佞臣的诽谤。他们在皇帝面前对我大肆诋毁,诬陷我有谋反之心。皇帝昏聩地听信谗言让我下狱,挖掉了我的双眼,此等奇耻大辱只能以死来昭示我的清白。我触墙自杀,但我发誓,我一生衷心侍奉皇帝陛下。恳请你在人世帮我洗刷这不公的名声吧,那些佞臣们就是在我死后也不放过我,还在持续不断地给我加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

  我难过地看着这棵哭泣的大树,竟然心痛得说不出一句话。老师提醒我说:“时间不多,孩子,你应当多向他问些问题。”我回答老师道:“我为他悲惨的身世命运而哽咽,对这自杀的结果更是不忍卒听,请您代我问他吧!”

  老师点点头,然后转身对维格那问道:“囚禁在树里的灵魂,他可以在回到人世之后洗刷你不公正的恶名。但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棵树中,是否有灵魂曾经从这树中获救?”

  树枝借着风声说道:“自杀者的灵魂离开肉体来到米诺斯面前,米诺斯会立即判他到第七圈中的第二环来,也就是这里。于是这灵魂失去了重量,像一颗种子一样随风飘荡,之后落地生根发芽,长成一棵小树苗,慢慢长成现在这样的畸形树。林中的哈比鸟不时啄食我们的叶子,每啄一口,便是一下钻心的疼痛。只有等待末日审判的时候才能回到自己的躯壳,但永远不能拥有这具皮囊了,因为当初既然决定丢弃,那么它就不属于你的了。我们会把这具皮囊拖来这里,悬挂在我们受罚的树干上。”

  我正入神地听着,一阵追逐喧嚣的声浪从远处钻进耳鼓,渐渐逼近了,猎狗的吠叫及树枝被撞折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接着我看见树林左边冲出了两个赤身裸体、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的幽灵 ,他们近似逃命地飞奔,撞断了诸多树枝。跑得较快的那个,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叫着:“死亡,来呀,快来追我呀!”跟在后面那个对他喊叫道:“拉诺,托普之战的时候你的腿怎么没有这么快呢!”语毕,他好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于是躲到一棵树后蹲下稍事休息。后面一直追赶他们的一群黑猎狗蜂拥而上,一瞬间他的身体就成了碎块,其余的猎狗继续追赶着跑在前面的那个人。喧闹声渐渐平息,但哀哭声却四起。

  老师拉着我走到刚才那人停留的灌木树前,那棵树伤心地痛哭:“杀千刀的雅各布,你干吗一定让我给你作掩护?你的罪恶又不是我造成的,却折断了我太多树枝,害得我全身疼死了……”

  “这无所谓,现在要紧的是我那被撞落了一地的叶子,我痛彻心扉。看在同乡的分上,求您可怜可怜我,帮我把这些叶子聚拢到树根下面吧。我因为佛罗伦萨的保护神由玛尔斯换成了施洗者圣约翰而缢死在家中,所以今天才会待在这里。”

  我按那个可怜灵魂的要求捡拾了地上的叶子,然后叹息着随老师转身离开。我们尽量蹑手蹑脚地行走,以防止碰到任何树枝,给这些本来已经痛苦的灵魂带来不必要的疼痛。走到森林边缘的时候,便是第二环和第三环的交界处了。

  趁在交界处的片刻停留,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森林外围是广袤的沙漠,这沙漠包围着整片树林,就像上一环的血河环绕森林情形一样。这沙漠中黄沙漫天,与伽图走过的利比亚沙漠相仿 ,只是仿佛所有沙粒背后都隐藏着一个哭泣的灵魂。

  这些灵魂中,曾经亵渎神明的倒卧在地上,重利盘剥者则蜷成蛇一样的一团抱腿而坐,同性恋者则像在沙上寻找什么一样不停走来走去。一眼望去,走着的人数量最多,躺着的数量最少,但显然躺倒在滚烫沙粒上的感觉也是最痛苦的。

  天上不时会落下巨大而滚烫的火球,沙粒被烧得像铁水一样通红。囚禁在这里的灵魂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既要躲避火球的灼烧,又要小心滚烫的沙子。

  忽然,我发现有个人若无其事地躺在滚烫的沙上,骄傲地看着这一切,对这一切仿佛熟视无睹。

  我话音刚落,那人就抢先老师一步说道:“没有什么东西是让我恐惧的,活着时尚且不怕,何谈死后。朱庇特用雷电和火攻击我时,我都傲然挺立地承受,死之后当然也要这样承受痛苦。”

  这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高高响起:“这种苦难都没能磨灭你骄傲的心灵,卡帕纽斯,你真是死不悔改!难道你不知道正是你的骄傲导致了你的痛苦一天天增加吗?”原来说这话的是诗人,我还是第一次听他这样一改慈祥的面孔大声说话。

  老师说完,转而用温柔的声音告诉我说:“他就是当年七将攻忒拜中的一个。他在攻城时曾夸下海口说即使朱庇特也不能阻止他夷平忒拜城,于是愤怒的朱庇特用雷电击穿了他的身体。他以前就蔑视上帝的权威,现在依然不思悔改。别管他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走,你注意脚下滚烫的沙子。”

  我们沿树林边缘静静地前行,没多久就看到一条红色小溪从树林中蜿蜒涌出,小溪那刺目的红色至今还令我想起来就不寒而栗。我告诉慈祥的诗人,进地狱以来见过的所有事物都远不如这条小溪来得奇特。

  见我满脸惊诧,老师继续说道:“传说时代克里特岛的伊达山上有一个伟大的、面向罗马站立的老人雕塑 。他有纯金做成的头,纯银做成的手臂和胸膛,纯铜做成的躯干,以及铁制的腿,还有唯一的一只陶制的脚。除了纯金做的部分,这座雕像其余地方都有了裂缝,从这些裂缝中源源不断地流出泪水,最后下降汇合到地底深渊中,形成了地狱中的亚开龙河、冥河及弗雷格通河,最后形成科奇图斯湖。”

  “它并不在地狱,往后你会知道它的具体位置,那里是灵魂们忏悔之后去的地方。时间太紧,现在我们该离开这片树林了,我们沿河岸走,就现在来看,河岸还是凉的,我们可以找到一条可行的道路。”

  我们沿河岸向上走,滚烫的水面上氤氲出厚厚的水汽,它们遮蔽了火球与热气。由于我们已经远离树林,回望时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突然,一队灵魂沿着河岸缓缓向这边行进。 他们睁大眼睛惊奇地望着我们,其中一个人抓住我大叫起来,仿佛他是我在人间的老友:“这让我太吃惊了!”

  我俯身下去用力辨认他被火烤焦的脸,许久才认出他来。我伸手指向他的脸,惊喜地脱口叫了出来:“原来您在这里,布鲁内托先生

  布鲁内托回答道:“我的孩子,你可以让我这肮脏的鬼魂同你一起走一程吗?可以和你说说话吗?”

  “乐意之至,我愿尽一切力量把您留下。只要我的老师维吉尔同意,我都可以停下来陪您。”

  “真正悲哀的是,我们根本不能停留,孩子,一百年的火焚之苦等待着我们任何一个准备停留的灵魂,所以只能继续前行。但我可以暂时脱离队伍一会儿,和你一起走走,结伴而行,然后再回到这无休无止的队伍中。”于是他在河岸下,我在河岸上,就这么遥遥相望伴着行走着。我为了听清他说的话,毕恭毕敬地低着头,弯着腰,仿佛表示着我对他的敬意。

  他问我为什么会以肉身来到此地,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随后询问了究竟是谁领我来到这里的。

  我告诉我的启蒙老师:“我在人生的中途迷失在一片森林中,进退两难之时,伟大的诗人维吉尔现身救了我,并引导我游历至此。”

  “竟然是这样,可惜我过早就被死神夺去了肉身,否则看见上天如此照顾尚在壮年的你,我会义无反顾地支持你所做的一切的。”

  布鲁内托告诉我许多今后佛罗伦萨将要发生的事情,整个佛罗伦萨充斥着贪婪、嫉妒、狂妄的人,同时还警告我要注意自己身边的人,防止在不经意的时候受到小人的暗算。他还让我不要丧失勇气,要我勇敢抵抗反对党,在我流放的时刻抓紧完成不朽的文学作品以流传后世。

  我深受感动,毕恭毕敬地回答道:“我最敬爱的老师,我一定会将您的话铭记在心中。但愿上苍能听到我的祈祷,我恳求上帝让您的名字永世传颂。您是我最最敬仰的老师、最最和善的父亲!至于我,我在世的每一天都会尽我所能地宣扬您的美名。谢谢您对我的指点,我对自己将来的命运已经做好一切应对的准备了。”

  走在我前面的老师这时转过头来对我说:“好,这样最好,能记住对你有帮助的人就很好。”

  我问布鲁内托与他一同行走的那些灵魂都是做什么的,他说我们的时间太短,不能详细说他们的情况,但是他们都是些神父、学者、文学家和法学家等知名的文化之士,他们所犯的罪大都是轻蔑上帝或发生了同性恋关系。我还想多问一些,可惜沙地上又升腾起一片新的火球,我就同这些人之间隔开来了;因此我只好眼睁睁看他转身飞奔而去,并且仿佛参加马拉松大赛一样,遥遥地跑在前方。

  不久我们来到一片发出蜜蜂一样嗡嗡叫声的地方,这时,下着火一样雨的沙地上跑来三个鬼魂。

  随着他们的跑近,我们渐渐地可以看清对方的样子,他们喊道:“请停一下,看你的穿着打扮,你难道是佛罗伦萨人?”

  我看到他们身上尽是被火焚烧后的痕迹,皮肤都因为火的灼烧而露出黑色,心中不免掉下泪来。

  慈祥的老师听到他们的喊声,便对我说:“你应当放缓自己的脚步,以示你对他们的尊重,如果没有那施暴的火球,你还应该跑向他们当面致敬!”

  “虽然这火球和热沙让我们面目全非、狼狈不堪,但就我们生前的名声来讲,我想你应当知道我们是谁,如何平安走过地狱。我们中这一位是圭朵·盖拉

  ,归尔甫党的领袖之一,有勇有谋;那一位,叫戴奇侯,是盖拉的代言人;我是亚科伯路斯蒂 ,我想恐怕我那位让人谈之色变的老婆你应该听说过吧。”

  他话音未落,我竟然有去拥抱他们的冲动,但烫人的火球最终平息了我感情的激动。我激动地对他们说道:“我知道你们,你们的大名常被世人提起,而且为你们感到异常痛心。我走过地狱是出于上帝的旨意。”

  “我们为你祝福,愿你在整个地狱一帆风顺。请问你,佛罗伦萨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我看到他们听完后脸上扭曲的表情,显然万分痛苦此刻袭上他们的心田,他们对望着,垂头丧气地走了。这时老师催我继续前行,我们来到一个飞泻的瀑布旁,奔腾的流水声简直震耳欲聋。

  慈祥的诗人站在悬崖边上,放下我腰上的绳子。我想老师的一举一动肯定有其隐含的意义,正猜测着老师的用意的时候,一只巨大的蜥蜴形怪物突然穿过昏暗浓厚的空气现身出来。啊,人们啊,这怪物 身体沉沉,尽可能地伸直自己的上身,向这边张开四肢爬来。

  老师对我说:“你要注意看这只与全世界为敌的怪物。这有细长尾巴的猛兽,它能穿山钻洞,摧毁壁垒和刀丛,用身体肮脏的气味污浊整个世界。”就像对待一只听话的家养动物一样,老师用右手指挥它停留在我们站立的岩石道路尽头。

  那怪物把身子贴上河岸,但尾巴依旧留在水中。它的头脸几乎让我大惊失色:一个蛇和蜥蜴混合的身体和一张和善正直的人脸!两爪直至腋下遍布浓密的体毛,头上、颈上及胸前、腰背长满了五彩缤纷的花结和图案。这时我看到了它的尾巴,它全身上下最奇特的就是那条尾巴。那尾巴尖端蜷曲向上,划开地狱的空气,一个像蝎子尾巴一样的毒叉在左右摇晃。

  老师示意我同他一起向那怪物走去。我们尽力避开热沙和火焰,顺着边沿走了十多步。快到那怪物身边的时候,我看到前方热沙上有群灵魂 面向深渊枯坐着。老师说:“你要想使自己未来的文学作品更充实,有必要过去和他们谈谈,但一定注意时间。我去请那头半人半蛇的野兽帮我们一个忙,以便我们可以顺利去下一圈。”于是我与他暂且分离,独自一人沿着第七圈深渊的边缘走近那群灵魂。

  我看到他们同先前的灵魂一样,不停地挥舞着双手,力图躲避火焰,或拨去热沙,他们的双手机械地反应着,如同夏天水牛的牛尾驱赶着牛虻一样。我用力辨认了半天也没认出一个,他们的共同特征是所有人胸前都有一个钱袋,袋子色彩各异,都印有家族徽标。我将这些所见到的情形联系起来,明白了他们就是高利贷者。

  的灵魂看到我,对我说道:“你这活人来这里做什么?滚开!你回去告诉我的邻居费塔利

  ,过不多久他也要来这里了!”说着,他居然伸出舌头像牛一样贪婪地舔了舔自己的鼻子。

  我吓了一跳,恨不得身上长了四只脚一样地飞奔而走,便赶紧跑去找老师会合。可老师那里的情形,让我差点坐到了地上,我惊骇得半天合不拢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师居然坐在了那半人半蛇的怪物背上!

  见我吓成这样,老师转而安慰我说:“别怕,孩子,坚强勇敢点,鼓起勇气。现在我们必须依靠它的帮助才能去往下一圈,你来我前面坐着,我在你后面保护着你,不必顾及它那尖利的尾巴。”

  仿佛是害大病马上就要离世的人一样,我吓得面如白纸,牙齿不停地上下打架,后背射出丝丝凉气,全身不停地瑟瑟发抖,脑子里则是一片混乱。但老师在等着我,我那种自心底升起的羞耻心让我鼓起勇气,只好咬牙闭眼冲到了那怪物的肩上。我怕极了,渴望老师来保护我,但又羞于启齿。慈爱的老师仿佛看透了我心中的想法,我一上。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gsadood.comhttp://www.gsadood.com/douyingequ/5621.html


 XML地图